探秘腥红之月:聊聊隐藏在血月杀背后的秘密

鲸落 2017/02/13 TGBUS

四款腥红之约新皮肤即将来临,而崭新的血月杀模式也将上线。等一下!在这些游戏、皮肤的背后,隐藏着英雄联盟什么样的秘密呢?

关键词


  她从尖叫中醒来。

  红色。万事万物都呈现出腥红色。在百里伏尸的中央,头戴面具的勇士翩翩起舞,眼中绽放着腥红光芒,那是难却的杀意,残忍而又热情。

  做个好梦,他们的眼神低声絮语。

  她的同伴忧心忡忡地簇拥在周围。在他们之后,篝火幽暗低沉地跳动着。在他们之上,阴云密布了天空,阻绝了光亮。

  “你看见了什么?”

  她踌躇不语。她胆敢呼出这些腥红怪物的真名吗?“只是...一个噩梦。只是个梦而已。”

  他们复而睡去,留她一个人颤抖,叹息。“只是一个梦。”,她重复安慰自己。

  风突如其来,摇晃周围树影。她颤栗着,紧紧闭上眼睛,心中默默祈祷黎明。

  当头顶的积云裂开,腥红之月将大地喷溅上一层血色。

  ——《腥红之月·亚索》

  根据之前7.3版本更新汇总的消息(点此查看7.3版本改动),除了大量的英雄改动外,7.3版本最重要的内容便是腥红之月主题皮肤,以及一个全新的游戏模式:血月杀模式了。

  血月杀模式其实便是之前流传已久的刺客模式,在这个模式下,你只能选择20位刺客英雄中的一员,并且主动型装备以及召唤师技能的冷却时间都会减半,脱战后还会获得额外的移动速度和回蓝效果,大招的冷却时间也会降低。所有的一切,都在强调一个“杀杀杀”。

  但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游戏模式倒还好,观之无限火力模式人气居高不下,每次开放都会引起玩家们的阵阵欢呼——即便这样,无限火力依旧是在召唤师峡谷进行的。

  但血月杀模式就厉害了。当腥红之月冉冉升起,召唤师峡谷仿佛进入了秋季——翠绿色的树叶草丛转变成衰败的黯黑色,空气中充满了肃杀凄冷的味道,视线越过崇山峻岭,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孤苦无依的游灵。还有那偶尔破开封印,穿越到现世来的恶魔,它们的凄厉惨叫更是为这个世界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氛。

  是的,这就是召唤师峡谷的全新地图,唯独血月杀模式才能目睹到的全新景象。

  那么为什么血月杀模式会获得一张全新的地图,这张地图乃至腥红之月主题皮肤有什么样的隐藏意味?让我们来逐一揭晓这诡秘风景背后的故事。

  

  如果你没有错过2016年的英雄联盟节日庆典的话,那你一定不会忘记冰雪节的皑皑白雪,也不会忘记万圣节的诡异红雾,如果再早一点的话,在焰浪之潮与蚀魂夜降临的时候(虽然这两者并不一定是值得庆祝的日子),屠夫之桥上的声声炮火也能逐渐回响在耳边。

  可以说,新地图、新模式的推出往往都伴随着庆典的降临,腥红之月的血月杀模式亦是如此,在早年官方读物《正义周刊》中,就提到了这一点:

  “……昨天是艾欧尼亚一年一度的火焰节,城邦各地的艾欧尼亚人纷纷来到了宁静庭院,聚集在鲜花盛开的圣树下庆祝节日。火焰节一般在初夏举行,是艾欧尼亚传统文化的标志性节日,用以庆祝灵魂的净化与重生。暮光之眼·慎与暗影之拳·阿卡丽作为特别来宾出席了庆典,并且表演了节日的传统戏剧《蕾娜传说》,讲述了一位艾欧尼亚先祖被恶灵所困扰并与之战斗的故事。”


阿卡丽与慎表演戏剧

  “……每个人都有被黑暗困扰的时候,在这里,我们把心中的恐惧和忧愁发掘出来写入卷轴,悬挂在圣树上。我们必须正视内心深处的黑暗。我们一定要比折磨我们的恶灵更加强大。”

  “……当夜幕降临以后,我们所有人团结在一起,勇敢地面对它,我们把这叫做‘血月的考验’。随着太阳的升起,我们的悲伤和困扰将得到清除,我们的心灵之火将会重新燃烧起来。”

  虽然《正义周刊》发行的年代过于久远,很多信息的真实性已经不可考。但结合新的故事背景,我们仍然可以发现一些相关的背景细节——

  ‘腥红之月’(即血月)在艾欧尼亚是一件常年发生的事情。在血月冉冉升起的时候,人们的心灵会随之产生异样的变化:内心的黑暗会蠢蠢欲动,从而产生杀戮的想法。艾欧尼亚是瓦罗兰大陆上十分“东方风”的一个地区,在面对这种现象的时候,他们选择了举办庆典、祭祀来抵御内心的黑暗,但那些被“猩红之月”侵蚀心灵的人,可能只能依靠杀戮才能平息内心,这也是我们即将迎接的“血月杀”的原因。


艾欧尼亚,纳沃里的普雷希典

  

  前面已经说了,艾欧尼亚是一个非常“东方风”的地区,这里存在着“教派”组织。

  说起教派,就不得不先提一下宗教,英雄联盟里其实也不乏宗教系统,典型的例子如海兽祭祀俄洛依是海神娜伽卡波洛丝的祭司,又比如暗裔剑魔亚托克斯多次出现在教堂彩绘里,再比如远古时代,恕瑞玛人民对于“飞升者”的崇拜。尽管瓦罗兰大陆上的神祗可能与我们的世界不尽相同,但超越于凡人,并备受膜拜的“生物”一定是存在的。


伊泽瑞尔在教堂玻璃上发现的亚托克斯形象

  而教派与宗教则有那么一点不同,教派更像我国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,他们信奉理念而非某种具象化的神祗。典型的例如均衡教派,他们推崇万事统一,万物均衡,但从目前的资料来看则没有典型的崇拜偶像。而如果非要纠结现实原形的话,我们可以发现均衡教派的思想,在我国道教、佛教里都有体现,而盲僧就完全是我国佛教武僧的形象。这一点,也是和艾欧尼亚的东方风格互为影响的后果。

  说了这么多,实际上要强调的一点就是:腥红之月发生在(或者说主要影响)艾欧尼亚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经常看武侠小说或者电影的玩家们都知道“走火入魔”这个词,在修行的过程中无法逾越自己心魔障碍的人,很有可能永远地堕入邪恶之中。在英雄联盟里,影流之主劫就是在和自己的师傅一同追捕逃亡的艾欧尼亚杀人狂魔——戏命师烬的过程中,心态发生了变化,从而反出教派,甚至手刃了自己的师傅。

 

  而回到腥红之月上面来,当血月冉冉升起的时候,人们的黑暗面就会出现,内心的杀意难以抑制,我们是否就可以理解我,腥红之月能引出人们的负面思想,从而导致英雄们堕落——如果他们能够越过心魔,就能重获新生,但如果他们无法猎取到足够多的生命的话,就会永远地堕入歪魔邪道之中。

  这种设定与暗影岛的“黑雾”有点类似,黑雾会周期飘荡至瓦罗兰其他地区,比尔吉沃特就深受其害。在蚀魂夜,也就是黑雾降临的时候,锤石、赫卡里姆等恐怖生物都会前往收割灵魂

  

  血月杀模式将会为玩家提供三种获取积分的方式:击杀敌方英雄,击杀游荡的恶灵,击杀恶魔先锋等。

  我们先来看看恶灵这种东西。在英雄联盟的世界里,灵魂并不是稀罕的东西,暗影岛上的大部分英雄都和灵魂有关(实际上他们自己大部分也是幽灵),锤石更是一个以收集、灵魂为乐的恐怖分子。因此我们可以看出,猩红之月的影响并不是仅仅针对于生命体,对于灵魂它同样有作用,而恶魔先锋,俨然就是峡谷先锋被血月影响后的样子。

  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的话,我们能看出它们与之前形体的不同——除了颜色变得苍白凄凉,最明显的改变,就是戴上了面具。

  在看见这种面具的时候,许多了解日本文化的玩家一定能一眼看出来它们是什么——学名上它们叫[般若面具],是日本传统文化[能剧]表演时,演员所佩戴的面具,因此也被成为[能面]。能面一般可以用来表现鬼神与幽灵,造型狰狞恐怖,有长长的犄角,许多时候能同时表现出“哭”和“笑”两种情绪,十分诡异,但也十分漂亮,极具艺术感。


般若面具

  让我们回顾一下腥红之月之前的几款皮肤,基本上所有皮肤都戴上了面具(部分面具做了加工和艺术修改,因此和现实中的能面并不太一样),其中尤以卡莉斯塔、慎、亚索、基兰和锤石格外的狰狞,完全不似人间生物。例如慎一改自己的“守护者”形象,转而成为撰取别人灵魂、心脏的恶魔。

  但可以看出,没有戴上面具的阿卡丽、伊丽丝的样子更接近于人的形态,虽然阿卡丽的皮肤本是出演《蕾娜传说》时的样子,而伊丽丝也本就是暗影生物,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出,她们与戴上面具后的英雄们,截然不同,更近似于人类,而非狂暴的腥红形态。

  再看看这一次猩红之月推出的四款皮肤,其中烬、泰隆和崔斯特都戴上了面具,但崔斯特脸上的面具与前二者不同:泰隆的面具类似于凯南和亚索,而烬的面具则更像能面一点,至于崔斯特,他的面具完全给人一种“西式”的感觉。即便他身着道服,手持符篆,面临祭台,但兜帽加上面具依旧给予人们西式奇幻的味道。

  仔细观察,也能看出崔斯特与泰隆、烬的不同:崔斯特看上去依旧是人类的样子:如同日本文化中的“阴阳师”一样,但另一边烬手上却出现了鳞片状物品泰隆则更为明显:他的手部明显兽化,长出了普通人类没有的锋利指甲与毛发(参考雷恩加尔),这是否意味着泰隆在腥红之月的影响下唤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兽性?他是否已经变成了择人而噬的野兽?


烬手部的鳞片和泰隆的兽爪

  最后,我们来到这一次四款皮肤中最重要的腥红之月-戴安娜

  

  我们都知道,戴安娜的称号是皎月女神。从巨神峰的背景故事来看,她曾经也属于曙光女神-蕾欧娜的教派(这里又出现了教派)——烈阳教派,但之后接收到了月亮的启示从而反出教派,成为皎月教派的祭司。在她成为祭司之后——由于被烈阳教派的长老们所误解,所以她在勃然大怒之下大开杀戒,之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万份惊恐,进而陷入了逃亡。

  皎月女神与猩红之月,戴安娜成为这一次皮肤的主角实在是当之无愧。

  从皮肤原画里我们可以看出戴安娜脱下了自己的银白盔甲,穿上了十分日系风的红色巫女服,脖子上还有巨大的红色念珠,曾经的白色月牙弯刀也变成了黑色和暗红色,身体周围还漂浮着燃烧着幽幽蓝火的符篆。

  戴安娜手上漂浮着一掌面具——这张面具也和般若面具十分相似——她似乎正要戴上她。同时,般若面具的额头部位,一个由圆形和弧形组成的图案正散发着腥红光芒,而戴安娜的额头上也有一个类似的形状在发光,不同的是圆形和弧形交换了上下位置。


腥红之月和皎月额头的标志

  皎月的符号是她在接受古老灵体启示的时候,在额头留下的痕迹,我们可以认为就代表了皎月教派,总目前的背景故事来看,皎月教派是一个希望能与烈阳教派合作,来完成“更伟大使命”的阻止,姑且我们可以认为是偏向正义的。

  而血月的标志我们在卡莉斯塔的面具额头上也能找到(凯南的面具额头上也有,但是差别很大),与皎月教派相似但却完全相反的组合代表了什么,我们不得而知。这是否意味着皎月教派的黑暗面就是腥红之月?

  更重要的是,戴安娜目前还未戴上这张面具,她的一头白发里已经出现丝丝红发,而当她带上去的时候,会发生什么呢?她是否会像其他英雄一样,转而拥有一头腥红长发,美丽的胴体转变成野兽的躯壳,而这是否也代表着,月亮将彻底坠入腥红的深渊?

  

  我们已经提到过,艾欧尼亚这块地区的风格十分“东方”,而腥红之月不管是从文化背景、艺术风格,还是地图内的景观建筑,原画里的细节等,都参考了日本文化。

  提起日本的话,很多人都会想起来“忍者”和“武士”。热衷于单机游戏的老玩家们肯定知道《鬼武者》这款游戏。它是日本出品的一款以战国乃至现代为背景的,讲述人鬼魔的故事的动作类游戏。而如果要在英雄联盟里提起“忍者”和“武士”的话……没错,我们的均衡三忍之二,慎和阿卡丽就有两款皮肤,分别叫做“鬼武者·慎”和“鬼舞姬·阿卡丽”,所对应的就是与腥红之月有关的两款皮肤。

  在上面我们也提到过了“般若面具”和“能剧”,这都属于日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,而在地图及原画中,更是充斥着大量的日本文化元素。

  首先我们来看看腥红之月崔斯特,尽管带着并不十分东方风格的面具,但他俨然一派“阴阳师”的打扮。阴阳师起源于中国,在传入日本后,成为日本本土宗教神道教的一部分文化,并逐渐繁盛起来。在历史上阴阳师担当一些占卜问卦、天文历法等职责,在市井文化中还流传着阴阳师可以斩妖除魔,召唤式神,觐见神明的能力。

  而回到腥红之月崔斯特身上,他的造型就如同一位阴阳师一般:手持符篆,周边还有大量的符咒飞舞。而在游戏中,崔斯特的W技能也变成了三张画有不同符文的符篆,当他的E技能被动发动时,周身还会出现环形的符文法阵,同时,当崔斯特开启大招的时候,敌方英雄的头上还会出现金框的巨大黑色眼珠,以及血红色的眸子,与日本文化里的瞳术十分相似。


腥红之月崔斯特的技能

  同时,崔斯特回城时会召唤一座建筑——看上去像一道门一般。事实上这道门叫做鸟居,是日本神社的附属建筑,代表着神域的入口,用来区分神明所在的领域和普通凡人的世界。穿过鸟居,就意味着进入神域,之后所有的行为举止都应该特别注意。

  
鸟居

  在兽灵行者乌迪尔的背景故事中,提到“一旦有小孩诞生于血红之月下,那么这个小孩就会生活在灵体世界和人类世界之间。”,这里的灵体世界可能就代表着神域。而乌迪尔这个英雄,也在艾欧尼亚找寻着自己的调和之道,或许下一款腥红之月皮肤,就将以乌迪尔为主题。

  那么,跨过鸟居的崔斯特,是否就证明他以飞升为神,道成肉身呢?

  在猩红之月泰隆的回城动画中,我们可以看见一座石头建筑,在血月杀的原画里也有出现,这种建筑被成为石灯笼,最早的雏形是中国供佛时点的灯,传入日本后,则成为平等人家院子前的供灯,表明“立式光明”的意思,有驱邪照明的作用。


石灯笼

  在烬的原画中,我们可以看见一座巨大的似乎被烬的致命华彩所洞穿的建筑,此建筑十分像艾欧尼亚的禅院寺庙,也像日本神道教的神社。它是日本宗教建筑中最古老的类型,人们前往神社里祈福,祭拜神明等,同时,神社也被认为是神所居住的敌方。


腥红之月烬原画中的建筑及艾欧尼亚的建筑

  来到腥红之月戴安娜的原画上,除了许多飞舞的符篆之外,最吸引我们目光的无疑于戴安娜所传的巫女服饰了,在日本巫女传统服饰中,白色的贴身内衣叫做肌襦袢(不要看错敌方了),外面的红色裙子叫做绯袴(在原画里当然做了裁剪改造)。而戴安娜腰上那巨大的绳结装饰,则叫做注连绳,它通常出现在鸟居门上,代表神圣的界限,同样象征神界和人间的分隔,同时也代表祈求神的守护和保佑。

  

  此次的腥红之月皮肤里包含了许多细节,足以让热爱英雄联盟背景故事的玩家好好探索一番。而腥红之月皮肤的质量向来也非常上乘,皮肤控玩家千万不要错过!即便对这两者都不感兴趣,那么血月杀模式的爽快杀戮一定能满足你对游戏的热爱!

读取中

读取中

赛事日历 10月28日 10月29日

热门文章

  • 最新
  • 本周
  • 本月